搜索
  •  
  • 论坛首页
  • 龙泉之声
  • 学诚法师
  • 师父微博
  • 查看: 112|回复: 2

    [工程部] 【义工风采】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很多人都在期盼与生活中的各种美好相遇,像五月清晨的微风,恬美细腻的歌谣,茉莉花香和爱;也都会本能躲避所有的烦闷与沮丧,如同雨后泥泞的道路,喋喋不休的话语,和无法挽回的遗憾。但真正懂得生活的人会告诉你,咸淡均有味,好坏都是福。当建筑设计中心人力组组长东师兄坐在我面前畅谈自己的学佛之路时,我能真切感受到她那颗被佛法润泽过后坦然舒展的心。
           记者:请问您是在什么样的机缘巧合下和佛法结缘的呢?

           东师兄:刚开始我并没有接触过佛法,因为我的家庭背景比较特殊,我母亲出生于传统的天主教家庭,姐姐和父亲都受洗成了基督徒,所以我们出去玩遇到寺院基本都不会进去,那会儿我跟佛的缘分不深,其实还是自己的业障太重。

           我的性格曾经对工作和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别人认为不值一提的小事儿,在我这儿却变成了一个过不去的坎儿。以前我总觉得自己很有原则,遇事儿喜欢上纲上线,就像手里掌握着真理一样不屑于跟社会上的怪相同流合污,严格要求自己的同时也拿高标准要求别人,坚持认为自己都是正确的,很执拗的做事儿,也不懂得善巧处理,不管在观念上还是方法上都和这个社会格格不入,最后也导致大家对我的不认可,时间越长我越压抑,最后患上了抑郁症。我接受过药物和物理方面的治疗,丝毫没有起色,心理疏导方面的书籍也看了不少,但那种状态下根本看不进去。我的好朋友安师兄拉拔我去上周二的佛学小组课,我记得当时学的是《广论》,虽然听不懂但觉得特别好,安师兄还用白话帮我解释得更简单易懂,为了让我生起信心,送了我《佛教常识问答》和《大悲心咒像解》,让我了解学佛对提升生命质量的真实利益。她坚持拽着我上了半年的小组课,又拉拔我进建筑设计中心承担,这样周末就能够亲自听到法师授课了。

    微信图片_20171207003250.jpg

          记者:您学佛有多长时间了?学佛之后再回过头看那些迈不过去的坎儿,您又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呢?
         
          东师兄:去年三月份开始上学佛小组的课,之后五一皈依,六月份到八月份上了八次助念课,九月份承担弱电组关怀员。承担关怀员需要参加一些会议,那时候对寺院还没有什么概念,也没怎么来过龙泉寺,快到年底时我接到承担人力组组长的通知,这才开始定期上山。现在差不多每周周末都能上山,加上周二的小组课,坚持了一段时间之后我整个人才慢慢调整过来。其实也没有再去纠结或者回想我的抑郁症是怎么回事儿,一条路走到这儿,就顺着它一直走下去,真正需要把握住的只有眼前,过去的事儿在你转身的瞬间就彻底过去了。但这个经历让我懂得要善待所有遭遇困难的人们,而不是把他们当作洪水猛兽,正如舞蹈疗愈大师安娜所说:“不以生命中的困境来分析一个人,而将之看成是雕塑这个人的美好动力。”
          学佛以后我觉得自己心量变大了,容忍度有所提升,还有学会了用不同的角度看待问题。虽然现在看别人还是会有嗔心,会观过,但已经好多了。遇到事情我会首先反思自己,造业后能够立刻意识到,慢慢从事后忏悔,到现在能够提醒自己防护遮止:“诶,注意啦,又遇到这个境界了。”每个境界都是老天爷发的考卷,不管一次还是两次,一年还是十年,该通关的时候你就得努力通关,如果企图蒙混敷衍,它会换层包装卷土重来,直到你能够真正战胜它克服它。反正这一路走来我也挺为自己高兴的。

    微信图片_20171207003407.jpg

           记者安师兄推荐您做人力组组长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她作为您的好朋友比别人更了解您认真细致的那一面。请您谈谈人力组的主要工作内容,承担过程中有没有遇到过什么障碍?

           东师兄:人力岗位主要就是跟人打交道,搜集信息。但现在这个社会人人都有很强的防卫心理,初次沟通就要问别人很多个人信息,难免让人心生抵触,可我们又必须完成工作。记得有次联系一位新招募的师兄,报名信息里他填的是网名,不愿告诉我真实姓名,还说:“你也没有告诉我你的真实姓名啊,凭什么让我告诉你我的?”我笑着回答:“我真的姓东,百家姓里有‘东’这个姓。”于是向他说了我的一些基本情况及承担历程,并在简要介绍设计中心后,他才慢慢放松下来跟我聊。其实很多新义工都有类似的情况,就连有些老义工在参加活动时被重复问到一些信息也会起烦恼,那我们人力组就只能在事后花精力去查。
           对于我个人而言,时间也一直很紧迫,等到大家打完电话将信息汇总到我这里后,我只能利用晚上的时间整理。最晚的一次是8月份的禅修营,因为要为下一环节预留时间,大家在世间又都有各自的工作和生活,所以只能靠挤时间来打电话了。而且因为无常,信息和指令经常发生变化,我们要随时跟着做出调整,并及时通知与我们衔接的各小组和上位师兄,电话打到最后我整个人都快麻木了。
    但是我很感谢法师及上位师兄让我承担这些工作,也感谢设计中心所有师兄对我的包容理解,承担真的非常锻炼人的沟通能力,这方面正好也是我最薄弱的。

    微信图片_20171207003430.jpg

           记者:分享一两件承担过程中让您印象最深刻的事儿。

           东师兄:我承担人力组组长遇到的第一个境界就是今年三月份建筑设计中心一周年庆典,我负责签到,当时承担还带着很强的世间习气。因为以往签到都是物资组提前准备好物资,我安排好人员发牌签到就行了。可那次都到时间了场地那里什么都没有,而且大家已经陆陆续续到场,我就着急冲负责物资的师兄喊:“怎么物资还没到位?”事后虽然向那位师兄忏悔了,她也非常大度的表示谅解,甚至表扬我当天的表现很好,但我觉得还是对她造成了很大的伤害,这也给我敲了个警钟。之前有过几次小的承担,法师都会开前行会,就是提策大家不要在事项上执着,法师每次再三叮嘱,但我习气太重没能认真执行。以前总认为是别人不对,但现在我会想,我是不是有什么善巧的方法去弥补,或者跟师兄们多沟通多确认,看看他们需要什么帮助,而不是一开始就制造对立认为别人做得不到位,后来我知道这叫内观,就是反观自己的内心。
          我性格比较内敛,平时不太向法师提问,建筑设计中心禅修营结行会的时候法师让我们分享下自己的收获,我也举手发言,当时坐得很靠后,手举得也不高,心里想着说如果法师看不到那我就不分享了吧。结果法师几乎立刻喊了我的名字,很清晰很关切,当下听得我心里暖烘烘的,真的只是很小的一件事儿,但是法师对大家的观照力一直都非常强。

           记者:您的理想在学佛前后有什么不同吗?现在跟家人在相处中又有哪些改变?


           东师兄:我在事业单位工作,服务离退休老干部,这对于从外企出来的我极其不适应;我先生是位很有主见的人,尽管我们现在的经济不算宽裕,但他也不愿设法改变现状。有时候单单只是想一想,我就觉得这种生活好像一潭死水,很想从中挣脱出来,试过很多次又不得法,幸好最后遇见了佛法。

    微信图片_20171207003502.jpg

          以前我总是把命运交到别人手里,比如希望老公挣钱改善生活状况,希望工作环境能够有所改善,希望领导理解我的想法。同时,自己又很自卑,总是自我否定,依赖他人,喜欢把自己的责任高高挂到别人肩上。接触佛法后,我学会树立正知见,认识到修行不是修别人,是修自己。会把原来不如意的依报环境视为逆增上缘,保持历事练心的心态。不管在工作中还是与家人相处,尤其是面对公婆,心量更大包容心更强,能承担更大的压力,会把学到的佛法用来思惟辨别事物的善恶,更有主见了;无限生命的理念也让我有了新的期许,下定决心要让自己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即使这一生改不掉所有毛病,但至少能种下一颗向善的种子,那下辈子的起点就会比这辈子高;更大的目标和理想,就是解脱生死,成佛普度众生。
           记者:请您送上一句对设计中心的祝福

           东师兄:祝愿龙泉建筑设计中心义工队伍不断发展壮大,接引拉拔越来越多的人皈依三宝,承担师父建教弘法事业。
           东师兄学佛路上收获的坚韧和真情挚意直抵人心,她时刻上扬的嘴角仿佛在说,当我们看不清前路的时候,宿世的善根会带领我们找到可以相伴一生的师法友团队,哪怕生命一再以坎坷相欺,在团队的指引和关怀下我们总能安然走好当下的每一步,去寻找更丰盈更有力量的自己。
                           

    文/建筑设计中心文宣组  贤蔷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师兄
             
              学佛以后我觉得自己心量变大了,容忍度有所提升,还有学会了用不同的角度看待问题,当我们看不清前路的时候,宿世的善根会带领我们找到可以相伴一生的师法友团队,哪怕生命一再以坎坷相欺,在团队的指引和关怀下我们总能安然走好当下的每一步,去寻找更丰盈更有力量的自己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赞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LongQuanZS @ 2001-2017 CComsenz Inc.(京ICP备09021374号)